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关于临床医学检验的秘密

发布时间 | 2019-09-06


关于临床医学检验的秘密



检验科,是每个医生日常工作中都要打交道的科室。

一份份血液样本,一份份尿常规、粪常规、乃至各种细菌培养、生化检查。可以这样说,离开了检验科,基本上现代医学的所有科室都要瘫痪。

然而中国的检验医生,并不如其他国家那样,有独立的临床诊疗资格,他们的收入和医院内也并没有受到同样的重视。

他们一直纠结于「医生」和「技师」之间的身份认同,并且随着国家的一份份政策调整而命运改变。

今天,让我们听听,一位检验科医师的心情故事,听听他对这个行业的感悟。

五年制:从希望到失望

新中国的检验医学教育始于50年代初的中专教育,以培养初、中级检验人才为主,70年代末才开始出现大专层次的教育,而这两个阶段的检验教育以培养技术人才。

1983 年正式开始本科人才的培养,当时教育部制定的医学检验本科教育的培养目标是「高级医学检验医师」,授予的学位也是医学学士学位。

当时大家对检验的本科人才是寄予厚望的,希望培养出合格的检验医师,能够成为临床与实验室之间的沟通桥梁,大部分医学院校也将检验本科专业的学制改为了五年。

但在实际工作中,很多医院并无设定检验医师的岗位,有岗位的医院检验医师和检验技师所从事的工作并无本质不同。而且在学科分类中,医学检验专业被列为医学技术类,与培养目标也有冲突。

于是,1998 年教育部将医学检验本科教育的培养目标修改为「从事医学检验及医学实验室工作的医学高级专门人才」,不再提检验医师这一培养目标。部分高校根据新的培养目标将学制由 5 年改为了 4 年,学位也由医学学士改为了理学学士。


但大部分医学高校仍然是五年制检验:在院校教育阶段,除了学习检验专业的相关课程外,还必须学习临床专业的课程(包括诊断学、内、外、妇、儿等),在实习阶段也要进入临床实习一段时间。

这些院校的检验本科还是按检验医师的模式进行培养的,造成了培养目标、培养过程与最终的岗位设置互相矛盾的令人困惑之局面。

更为重要的是 1998 年国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1999 年开始进行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从医师资格考试开始实施起,卫生部就没有把五年制检验本科列入可以参加医师资格考试的范围,大部分地方的卫生主管部门也不准许五年制检验本科生报考执业医师。

很多学子抱着极大的希望考上了五年制的检验本科,希望成为一名检验医师,毕业时尴尬地发现:自己的五年制同学(包括临床、口腔、公卫、影像、病理等专业)都可以考执业医师,只有自己被卫生主管部门排除在执业医师考试之外,至此被大家寄予厚望的五年制检验本科,带给五年制检验学子的只有失望和屈辱。


四年制:渐行渐远

为了结束这种培养目标与培养过程相互矛盾的尴尬局面,教育部在 2012 年新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 2012 年)》中,将原目录中的「医学检验(100304)」修订为「医学检验技术(101001)」,授予学位由医学学士改为理学学士,学制由五年改为四年。

普通高校的招生计划和招生工作自 2013 年起按新目录执行,在校生的培养和就业工作仍按原专业目录执行。

也许是为了安慰五年制检验本科学子,国家卫计委于 2014 年对 2012 年之前的五年制检验学子开放了执业医师考试,于是一大批已经工作多年的检验科的主管技师、(副)主任技师们走入考场,通过了执业医师考试,拿到了那张对自己仅仅有象征意义的执业医师证,也算是给自己逝去的青春的一个交代。

检验本科由五年改为四年,基本宣告五年制检验教育改革的失败,2013 年开始检验本科的学位也由医学学位改为了理学学位。以后毕业的检验本科生不会再有对自己身份认识的尴尬,但同时也将检验从临床(虽然从来也没真正融入过)赶回了实验室,成为医院中的另类,在从医生(医)向师傅(技)的道路上一路狂奔而去。


检验医师:摸不着的梦

1983 年培养第一批检验本科开始,检验医师就是检验本科教育的培养目标。但当时很少有医院在检验科设置检验医师岗位,即使设置检验医师岗位的医院,医师和技师所从事的工作也并无本质区别,检验医师形同虚设。

随后的实践也证明单单靠五年的本科教育,而没有医院成熟的专科培养,很难培养出既能做好检验工作,又能兼顾临床医学的复合型人才—高级医学检验医师。

1999 年执业医师法开始执行后,五年制的检验本科被排除在执业医师考试之外,使检验医师更加不太可能,也有部分五年制检验学子利用各地对政策掌握的不同,参加了执业医师考试或者部分临床专业的学生转行干了检验,但选择职称时还是不得不选择了检验技师,因为很多省没有检验医师副高以上职称,也就是说如果你选择检验医师职称,最高只能晋升到主治医师。

2014 年当国家卫计委终于允许 2012 年之前入学的五年制检验学子参加执业医师考试时,很多五年制检验人已经是主管技师、(副)主任技师了,即使他们考取了执业医师证,也不可能再从头参加规培,成为一名检验医师了,执业医师证对他们来讲除了安慰,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了。

当然,对于 2009 年以后入学的五年制检验学子来说,他们还有机会享受新政带来的红利,也希望他们能把握机会,努力成为一名真正的检验医师,实现无数前辈期待许久而实现不了的梦想。

也有专家提出,检验医师应该来自于临床,由临床专业的学生先完成临床阶段的学习和实习,再参加检验专业的规培,合格后成为检验医师。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培养检验医师的途径,但以检验在现有医疗体系的地位和收入水平,我相信很难吸引到足够的临床学生改行干检验。

1983 年提出「高级医学检验医师」开始,检验医师一直是检验专业人士的一个梦想,虽然一代又一代的检验人为之努力,但它总像挂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一样看得见吃不着。


管它春夏与秋冬

虽然融入临床的进程一直不太顺利,但检验专业在自己的实验室内还是有了长足的发展。

手工的方法逐渐被淘汰,半自动也已经不是考虑的对象,全自动仪器和流水线才是一个高大上实验室的身份象征;各种实验室认可也蓬勃发展,CAP ISO15189 轮番上阵,极大地提高了实验室的质量管理水平。

但是,当我们对实验室的发展沾沾自喜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检验科已经成为了医院的一个另类:我们没有自己的执业资格考试,我们不直接接触病人,我们也不直接参加临床的诊断治疗,我们只是面对一批批的标本,发出一张张的报告。

当我们对我们的临床同事大谈特谈精密度、准确度、不确定度时,我们是否发现他们仅仅希望我们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告诉他们,他的病人怎么了;

当我们把报告做的越来越精致全面,数据、文字、图片轮番轰炸时,我们是否发现这样的报告反而不如一个电话或者面对面的沟通,对临床同事更加有用;

当我们在化验单上注明「结果仅对此标本负责」时,我们是否意识到那份死的标本根本不需要我们负责,我们需要负责的是标本后面活生生的人和为他治疗的临床伙伴;

当我们把海量的新的检测项目推向临床的时候,我们是否意识到我们的临床同事希望利用我们的专业经验和知识,告诉他他的病人该做哪些检验项目;

当别的辅诊科室都在积极向临床靠拢,积极参与临床诊治的过程中,检验却在与医学渐行渐远的道路上狂奔,躲进自己的实验室做别人看不懂的学问。但是,无论何时都不要忘记,检验是要为临床为病人服务的,脱离了这个坚实的土壤,再美丽的花也结不出漂亮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