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明明防疫最严,秘鲁为何反而成了疫情最重的拉美国家?

发布时间 | 2020-07-16


明明防疫最严,秘鲁为何反而成了疫情最重的拉美国家?



提起秘鲁,大家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画面应该就是一只可爱羊驼站在马丘比丘山间“傲视群雄”,又或许是隐藏着古老文明秘密的纳斯卡巨画,也可能是南美最大淡水湖——碧蓝幽静的的的喀喀湖。
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位于大洋彼岸的遥远国度,居然会成为新冠疫情中拉美地区确诊人数排名第2的重灾区。截止2020年7月12日秘鲁卫生部公布的最新数据,秘鲁全境已对1925231人完成检测,其中确诊阳性人数高达326,326例,位列世界第5。

可以发现日确诊病例数在5月31日到达到高点后有所下降,但是目前看来回落趋势并不明显。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秘鲁的防疫措施力度不足?不对呀,秘鲁明明在第一时间就部署了严密的隔离政策。可为什么确诊病例数依旧稳居高位呢?接下来我们就来一一缕析,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隔离和宵禁政策+居民无固定收入+返乡=?

要明确的是,与巴西不同,秘鲁早在当地时间3月16日,全国仅有71例确诊病例的情况下,就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并强制实行自我隔离、封锁国界、宵禁等措施。

有多严格呢?当时Vizcarra要求每户只能外出1人、最多2人外出购买食材。这一果断的封锁之举,当时一度帮他获得80%的支持率,创下了他上任以来的最高水平。秘鲁作为拉美地区第一个采取封国举措的国家,还受到了世卫组织的赞扬。

但是,保证居民的有效隔离是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上的,至少要让大家天天在家里呆着吃喝有保障。然而秘鲁长期以来贫富差距分化严重,有超过70%的民众是非正式工,说白了就是朝不保夕,每天都要出门“找活”,为生计发愁。
这意味着什么呢?就是他们没有固定存款,更没有抵御突发事件的能力。面对疫情,国家隔离政策执行一至二周或许还能咬牙坚持过去,但是如果时间再长,对于他们来说就真的是要在生病和挨饿之间做选择。

因为很多人没有能支持隔离的经济条件,这不只是秘鲁的情况,更是拉美的整体情况。人们必须出门工作才能保证不会饿死,但出门也助长了新一轮的疫情传播。他们既不坏也不傻,只是别无选择。我们不能简单地评价说这个人就是不听话或者没有教养。

家庭救济政策+居民无银行账户+地区无银行=

因秘鲁正式劳工仅占劳动力的30%,政府为缓解无固定收入民众的生存压力,颁布了一项补贴政策,即“全民家庭救助”计划。

该项计划包括为受疫情影响的家庭每户发放760索尔(约合人民币1500元)补助,预计可惠及670万人口。这无疑是中央政府为缓解最困难群体艰难现状的有力政策。但是,这一举措在一定程度上却反而成了加速病毒传播的“助推器”。

据秘鲁银行保险基金监管局(SBS)2019年的一份报告,秘鲁全国只有约38%的成年人拥有银行账户。
这也就意味着,绝大多数满足受助条件的人不得不亲自前往银行领取救助金。对于居住在城郊的老百姓而言,到市中心的定点银行排长队领取已然十分不便。

对于居住在安第斯山脉或热带雨林等偏远地区的居民而言,情况更是难上加难。那些地区很多城市甚至连一家银行都没有,人们只能跋山涉水几个小时才能抵达一个能够领取救助金的城市。领了救助金还不算完。2017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秘鲁全境只有49%的家庭拥有冰箱或冰柜(城市有61%),在贫困家庭中冰箱的使用率仅为21.9%。这意味着他们家里无法长期储存食物,需要每天外出采购。

再结合一组秘鲁卫生部对全国26个大型果蔬及食品批发和零售市场商贩进行检测的数据,有7个市场受检商贩的确诊率超过50%,在利马的维多利亚水果批发市场,商户的感染率更是高达86%。

高检测率+基础医疗薄弱=?

据Worldometer世界7月13日实时统计数据显示,秘鲁每百万人的检测率位列南美洲第三,远超现在确诊人数位列南美洲第一的巴西。高检测率带来的也自然是高确诊病例数。
事实是,国家的高检测率如果能匹配上强有力的隔离效果和坚实的医疗基础,势必会给有效打击并控制住病毒的传播。
但据indexmundi在2019年1月的数据,秘鲁的卫生支出仅占全国GDP的5.3%,位列世界128位。与中南美洲位列第一、二名的古巴(12.2%)和巴西(11.8%)比相差一倍还多。

医疗卫生的支出和重视不足,自然会导致国家在应对紧急医疗突发事件时,出现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

据秘鲁政府数据显示,约有85%配有呼吸机的重症监护病房床位已被占用,医院里大多人满为患。在偏远地区,特别是热带雨林地区,氧气更是供不应求。物资本就短缺,疫情暴发后更是变得急缺。
然而,秘鲁全国交通运输以公路为主,公路货运量占全国运输总量的80%,有时往往要花5、6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将物资运送到真正需要的地方。更何况还可能因为种种原因使得物资派送并不如人意。

面对公立医院青黄不接的状况,市面上还冒出一批私营药店、贩药黑市,企图趁火打劫。
倒卖药品包括属国有资产的禁卖药、地下制药厂用糖末生产的扑热息痛,还有不合规的伊维菌素、酒精等。
当然药品短缺、价格飞涨和担心在医院染病等种种因素也都促成了黑市的崛起。秘鲁卫生部医疗用品和药品管理局(DIGEMID)在疫情期间累计调查500家药房,关停75家不符合相关卫生标准的药店。

此外,近期秘鲁即将进入雨季,沿海地区天气阴冷潮湿,高原地区天寒地冻,这个时节本就是流感高发期,安第斯高山地区更是肺炎发病率极高。
形势更趋复杂,秘鲁抗疫也将面临严峻挑战。

最终承受这一切后果的无疑是是贫富不均的社会中“贫”的一方。面临危机,检验一个国家处理和应对能力时,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往往也是是“贫”的一方。